娱乐

深圳寺庙穿衣服有讲究吗,这个老太太藏不住了:因为她,一名大学教师离婚堕

字号+作者:admin 来源:深圳超度多少钱 2024年06月17日

“清海无上师”向信徒许诺“即刻开悟,一世解脱”素食拯救地球是张兰君诱惑人心的幌子,爱家素食餐饮更是“观音法门”以商养教的招牌。在“观音法门”里,释清海让信徒尊奉其...

把“藏不住了”一词用在这里,心中多少有点忐忑不安。因为按照时下的习惯,这个词一般是指做了善事不留名的好人最终被人善意地发现了。而现在要说的这个人,却说不上是做了善事,尽管她也把自己说成“知名的慈善家”“灵性导师”“杰出的艺术家”,甚或还是什么“无上师”。但是,倘若一阵清风将她的这些“浓妆”扫个干干净净,我们就会发现她与普通邻居老太太并无两样,也就是说她的本来面目是藏不住的。按照此意,才把“藏不住了”一词用在了这里。

以倒计时诡异法术给地球减寿的老太太

进入本世纪二十年代,新冠病毒疫情开始祸害人类。而伴随着病毒的肆意传播,这个老太太也上蹿下跳没个安生。2022年,她妄言新冠病毒疫情结束的时间是在一个冬天。哪个冬天呢?远了去了,77年后的冬天!确切地说,是在2099年的11月。

这个日子,是她“与上帝连线”通了电话后确定的。

邪教“观音法门”头目释清海

早在十年前的2012年,这个老太太还曾拼命鼓吹所谓的“世界末日”,用倒计时的方式一天天为地球减寿。当然,“世界末日”也罢,倒计时也罢,根本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最终都是以闹剧结束。

这个老太太这么折腾,她有自己的如意算盘:恐吓—拉人!既是“末日”,既是“遥不可期”,那就赶紧皈依到我的门下来吧!进了我的门,就能“即刻开悟,一世解脱”!

这个“门”,是邪教“观音法门”,这个老太太便是“观音法门”头目释清海。在“观音法门”里,释清海让信徒尊奉其为“清海无上师”。

邪教“观音法门”和一路招摇撞骗的老太太

释清海的俗名叫张兰君,1950年,出生于越南广义省德普市的一个乡村,现为英国国籍。她的母亲是越南人,父亲是华裔,祖籍中国广东。其父母是天主教徒,祖母是佛教信徒。她很早就到天主教堂做“弥撒”,且自小随祖母接触佛教,以上耳濡目染,无意中为她日后借神佛生财、借佛成神打下了根底。十八岁以后,张兰君先后到英国、法国、德国等地学习文学,后来,曾在德国红十字会担任翻译,还嫁给了一个德国人。不过,这段婚姻存续的时间并不长,不久便离了婚。

张兰君

1988年4月,张兰君在中国台湾省苗栗县创立“观音法门”,总部设在台湾省苗栗县西湖村东三湖39号,当时注册登记的名号是“中华民国禅定学会”,现在网上多以“清海无上师世界会”名义活动。张兰君则自号释清海,成了“观音法门”的“清海无上师”。

1989年9月,张兰君率一班弟子窜入上海等地活动,以讲经传道为名兜售其歪理邪说,继而向中国内地进行渗透。此后,“观音法门”以旅游、探亲、投资等名义派人入境,建立“共修”聚会点和渗透据点。另外,张兰君还策划境内信徒出境,参加“法会”或培训,回到大陆后进一步发展、拉拢信徒。

1995年,中国政府依法认定“观音法门”为邪教组织。

“天衣”加身的“清海无上师”

“观音法门”是张兰君盗用佛教名义创立的邪教组织,虽然极力想与宗教沾边,却没有系统的宗教教义。张兰君在自比释迦牟尼的同时,还自比耶稣和安拉真主,甚至说自己是比他们更高的神。“观音法门”开设多个多语种网站,对张兰君进行层层包装,一步步把她神化为“清海无上师”“明师”“世界知名的慈善家”“灵性导师”“杰出的艺术家”等等。张兰君诱骗信徒入门的过场叫“印心”,她哄骗信徒说只要得到她的“印心”,就能“即刻开悟”,获得“一世解脱”;如果对“无上师”有所怀疑,那就是罪过,就要受到“神”的惩罚。她打着佛教的幌子传播歪理邪说,却把佛教的善念为本抛至一边,对自己的祖国和生养自己的国家百般诋毁,说什么“人类是无法接受共产观念的。因为全世界各地的灵修风气,所以东欧的共产党瓦解了,不久越南和中国大陆的共产党也会跟进”。

张兰君在“观音法门”内部设置了森严的等级,组织机构共分六个层次:第一个层次自然是她本人,自封“清海无上师”。第二个层次叫做使者,又称观音使者,使者分为两类,一类是总部长住使者,负责台湾“观音法门”事务;另一类是联络使者,负责与各地联络处的联系。第三个层次叫出家师,也称印心师,负责为新进信徒“印心”,接纳新成员。第四个层次叫土地公,也称师兄师姐,负责一个共修小组或道场活动。第五个层次称为同修,是指印过心的信徒。第六个层次叫准修,指尚未接受印心仪式的“观音法门”信徒。

一件“天衣”竟敢喝出五万元天价的贪心老太太

榨取信徒血汗、肆意骗钱敛财是所有邪教主的共性,号称“清海无上师”的张兰君更是把这一邪性渲染得淋漓尽致。她说信徒“念‘清海无上师’法号,吃素一百天,再由师父印心、开悟,将来可以得救解脱,修行成佛”,还说“修行的人能认识在世明师,而同时又是内在的明师,那是最幸运的。只要认识在世明师,修行的等级到了,可以到耶稣现在住的地方与他见面”。可怜那些无辜的信徒,一旦被“明师”“开悟”,便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成为待宰的羔羊。

“清海无上师”向信徒许诺“即刻开悟,一世解脱”

素食拯救地球是张兰君诱惑人心的幌子,爱家素食餐饮更是“观音法门”以商养教的招牌。张兰君及其“观音法门”宣扬“素食拯救地球”,声称2007年底,因地球变暖海底毒气上升,世界上必须有三分之二的人吃素食才能拯救地球。她鼓动信徒加盟“爱家素食餐厅”,从中收取经营利润,并以“素食餐厅”作为联络点及信徒活动点,宣扬末世论,扩大信徒根基。

据《德国之声》报道,短短四年的时间里,“观音法门”就已经在美国、奥地利、德国、澳大利亚和南美开设了200多家“爱家素食餐厅”连锁店。信徒把自己的储蓄拼凑起来自我经营,其经营制度包括所有食物必须是素食、店内必须悬挂“清海无上师”画像、店内安置的多媒体要播放“观音法门”的邪教宣传内容等。所谓的素食修炼使许多信徒因营养不良而身染疾病,而连锁店的收益却被痴迷的信徒虔诚地“奉献”给“清海无上师”。

“爱家”素食餐厅

“天衣天饰旗舰店”是“观音法门”的又一邪教特产,张兰君借此搜刮信徒钱财简直是如鱼得水。能“与上帝连线”的张兰君把“天衣天饰旗舰店”的“天物”挂在“观音法门”邪教网站上,声称全是经她这位“清海无上师”加持过的法物,每一声喊价都能让人瞠目结舌。她把自己设计的普通衣服称作“天衣”,每套起步价就要5万元;珠宝“天饰”由1万元起价;一件平平常常的棉质休闲裤就要价1280元;一个印有她照片的手机吊饰竟要价1000元。尽管这些普通物件与其天价有着明显巨大的反差,但是痴迷的信徒为了得“福报”,为了“成佛”,每每不惜花费几千元、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争相抢购。

“观音法门”网站售卖小饰品

另外,“清海无上师”还以举办“法会”和开立银行账户引诱信徒“奉献”的方式聚敛钱财。2007年的一次台湾禅修“法会”,仅仅5天时间里,就有近1亿元新台币轻松落入“清海无上师”的口袋;1993年,仅洛杉矶分部入账的信徒“奉献”就达395518美元。

一个信徒也拯救不了的老太太

张兰君宣称“打坐包治百病”,还说要“拯救地球”。然而,那些痴迷的信徒却没有一个人能得到她的拯救。

家住北京市丰台区芳城园小区的王昌无是“观音法门”骨干。她出生于大学毕业后一直在苏联及新西兰打工,后入籍新西兰。她于1992年开始接触“观音法门”,1994年接受“印心”仪式。由于长期追随“清海无上师”,王昌无回国以后,被国内“同修”认定为唯一与“清海无上师”关系密切的大陆同修,并被奉为“一姐”。王昌无是“观音法门”代表服饰“天衣”在境内销售的总代理人,并在北京开设了北京天昌缘商贸有限公司(“天衣天饰旗舰店”)。然而,因为笃信“观音法门”的打坐治病,身患重病的王昌无于不治而亡。这个与“清海无上师”关系密切的信徒没能得到“拯救”!

蔡红家住福建省漳州市龙文区,1988年7月与丈夫蔡青山结婚之后,在双方家庭支持下,夫妻二人办了一家生产胶合板的工厂,几年下来,积攒了数百万元的资产。可是,在一次泰国旅游期间接触到“观音法门”之后,蔡红便不顾生产,潜心“修炼”,经常参加碰头集会,最终导致工厂经营不善倒闭。她不仅自己坚持吃素,还要求家人也坚持吃素,后来甚至要求工人吃素。2008年初,蔡红和几个信徒一起去泰国参加了“观音法门”所谓大型“法会”,回来之后便在某中学门口开起一家素食餐厅。在一年零一个月的时间里,蔡红运营餐厅,购买“观音法门”的衣物、饰品及音像制品,共计花费56万多元。此外,她还曾分23笔、将135万元资金“奉献”给了“清海无上师”。下午,蔡红和十几个信徒一起到云洞岩风景区和324国道交汇处散发“观音法门”宣传材料,傍晚7点多,被一辆飞速驶来的土方车撞倒,当场身亡。这个痴心“奉献”的信徒,也没能得到“清海无上师”的“拯救”!

“观音法门”邪教材料

1950年4月出生的程道菊,是湖北省十堰市房县环卫所的一名退休女职工。自2006年9月加入“观音法门”之后,因相信打坐练功能“不药自疗”,患病后不再吃药。2011年春节前夕,终致于突发心脏病死亡。这个一心指望“拯救”的信徒,也没能得到“清海无上师”的“拯救”!

在台湾苗栗火炎山游乐区,一位赖姓“观音法门”信徒被正在施工的堆高机砸中头部,因伤势严重而当场死亡。此次发生意外的火炎山游乐区正是“观音法门”的主道场。有民众向媒体讲述事发经过说,工作人员在意外发生的第一时间不是先叫救护车,而是先请示了他们的师父“清海无上师”。“清海无上师”的大本营位于台北金华街。按照她的“开示”,与“清海无上师”连线即“与上帝连线”,但是,这个与“清海无上师”近在咫尺的信徒依然没能得到“拯救”!

发生意外的苗栗火炎山游乐区

这些经“清海无上师”“开示”“开悟”的虔诚信徒,就这样怀着对她的痴迷“一世解脱”了。宣称“拯救信徒免于苦难”的“清海无上师”,又能“拯救”得了谁呢?

蛊惑信徒滑向犯罪深渊的老太太

刚认识的时候,王先玉和莫英莲还是比较投缘的,因为她们都是“观音法门”信徒;最后,她们成了仇人,以致于动了刀子,也是因为同是“观音法门”信徒。殊为可惜的是,堕落为杀人犯的王先玉当时只有33岁,是广西桂林航天工业高等专科学院动力工程系教师。

王先玉1997年正式修炼“观音法门”,并利用网络与台湾“观音法门”总站取得了联系,之后通过桂林分站负责人介绍,认识了莫英莲等“同修”。

随着痴迷程度不断加深,王先玉要求丈夫与她一同修炼“观音法门”。因为丈夫不情愿,两人由此产生摩擦,2002年,居然走到离婚的地步。离婚时,王先玉已经怀有身孕。在以后的修炼中,受“观音法门”邪教歪理“加持”,王先玉在“冥想”中感觉腹中胎儿是个“魔”,随即产生“除魔”歪念,去医院做了人工流产手术。

“冥想”的“观音法门”信徒

“除魔”之后,王先玉依然不时感觉到“魔”的存在。到了2003年,王先玉开始怀疑莫英莲就是那个对自己“作法”的“魔”。她产生这种幻觉的原因是:三年前的2000年,与莫英莲一起练功的“草草”神秘死去了。

为了求得莫英莲的宽恕,“了却上辈子欠她的孽缘”,让她不要再对自己“作法”,王先玉给了莫英莲1300元钱。

岂料此事并不算了,因为经“观音法门”邪教歪理“开示”,有了这次“天上掉馅饼”的甜头后,莫英莲也生出了歪念。2004年3月,莫英莲自桂林去南岳做生意,两次打电话向王先玉索要钱财,第一次要600元,第二次口就张大了,要5800元。4月在二人交谈中,莫英莲还对王先玉说了句“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理,在心里对你做了法”。

第二天,也就是王先玉将莫英莲引诱至南岳中心景区内,用事先准备好的水果刀将其捅死,并弃尸山林,然后逃至桂林,转而又躲到武汉其兄家中。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王先玉终于没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一位年轻的大学教师,就这样被“观音法门”邪教歪理“开悟”成了杀人犯。王先玉的遭遇,不禁令人想起“清海无上师”的一句“开示”:“听了我的指引,将实现‘地球上的伊甸园’及世界和平与和谐。”

经过美化处理的“清海无上师”及其“开示话语”

其实,这个案例并非个例,受“观音法门”邪教歪理邪说蛊惑,走上犯罪道路受到法律制裁者不乏其人。

2001年4月,刘世尧、张华东、程炜、马懿、华四红、葛麟均等六名“观音法门”骨干信徒,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人民法院分别判处八年至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其六人在“观音法门西安小中心”被国家公安机关依法取缔之后,又恢复成立。从1997年起,按照境外“观音法门”组织的指示,多次向全国21个城市散发邪教宣传刊物1.6万册,获利8万元;又利用组织教功等手段,骗取各地信徒资金共计33万元。他们经常组织“练功”“打坐”“共修”等非法聚会,还率领信徒前往泰国曼谷参加所谓“在世活佛”“青海无上师”的晋见和参拜活动。

还有,新疆乌鲁木齐市水磨区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一审判决,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分别判处被告李彦辛、刘树明、杨辉琴、王朝军、刘万鹏、王登秀等六名“观音法门”骨干分子四年至二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清海无上师”所谓的“开示”,其实就是算计、设计,何曾考虑过信徒的祸与福?

外国人眼里的邪教主老太太

“观音法门”这个邪恶幽灵的四处游荡,引起邪教问题专家和正义人士的警惕。伴随其恶性生长的,是越来越多的控诉、揭露和批判之声。

美国著名邪教问题专家瑞克·罗斯多次撰文或发表演说,揭露“观音法门”的邪教本质和“清海无上师”的邪教主面目。瑞克·罗斯认为:“释清海是一位具有争议性的邪教头目,其不端行为和对信徒的剥削等恶行长期以来饱受投诉指控。对于释清海来说,她对信徒具有绝对支配权,缺乏财政透明,不负任何责任,而她却由此成为一个富婆。”

瑞克·罗斯部分发言截图

美国《》记者RaferGuzmán通过采访释清海及其信徒,向读者全面展示了一个集宗教神话、东方民间故事和公关噱头于一体的女性邪教教主的形象,并指出:很多越南人离婚是因为释清海。

释清海名下的店铺

美国网友杰米·福利(JamieFoley)发表《用怀疑论看释清海》一文,以事实起底了释清海,呼吁读者要用怀疑的眼光看待这个组织,随时对其保持警惕。他揭露说,“清海无上师”掌管着一个数百万美元的金融王国,在这个王国里,她拥有数百家冥想中心、服饰和珠宝品牌、素食生产线以及散布世界各地的几百家素食餐厅(其中包括最大的素食连锁餐厅“爱家”)。不仅如此,释清海的书籍及音像资料都要求信徒必须全套购买,还向信徒出售她“加持”过的相片、像章及印有她相片的挂饰、印有“观音法门”LOGO的内衣等,都卖得很贵。

媒体揭露“观音法门”内幕

而在越南《青年报》网站则直接称“‘清海无上师’为首的‘观音法门’系非法组织”,并称其“正在某些地区招摇撞骗”。

越南《青年报》网站报道截图

如此看来,这个老太太的邪教主面目的确是藏不住了。其实,也是根本就藏不住的。


参考资料

1.【深圳法事网】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深圳法事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深圳法事网",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深圳法事网】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深圳法事网编辑修改或补充。

排行榜
编辑推荐
  • 深圳寺庙烧香有什么讲究,梦

  • 深圳去寺庙的最好方法,还在

  • 深圳寺庙斋饭图片,国内的明

  • 深圳超度亡灵念什么经,吴啊

  • 深圳超度亡灵费用及最佳时间

  • 深圳寺庙烧香拜佛一般烧什么

  • 深圳寺庙的门槛为什么不能踩

  • 深圳求健康最灵验的寺庙排行